牛仔和外星人蜂鸟

今晚,《如夢晉陽》將閃亮登場,你準備好了么?

山西晚報  2019/06/06

6月6日晚,晉陽湖大型水上實景演藝《如夢晉陽》要正式亮相了。作為近日備受矚目的演出項目,圍繞在該劇身上的“謎團”實在是太多太多了。6月2日,演出臨近之時,山西晚報全媒體陣容獨家走進該劇組,了解臺前幕后的故事,見證《如夢晉陽》團隊一路走來的完美蛻變。

如果你有機會到現場欣賞首場演出,肯定會為其震撼的炫目效果所折服,但如果你沒“搶”到票,那么不妨在山西晚報記者們的帶領下,提前感受一下吧。

幕后團隊嚴陣以待 凡事追求完美

在晉陽湖劇場一側,有一棟小二樓,那是演職人員工作的地方,不過確切地說,那也是《如夢晉陽》演出團隊和幕后工作人員的“家”。從4月底進場籌備開始,大家都早出晚歸,每天收工就到了午夜2點以后。

步入這個“家”,讓人很有緊張感。你隨處可以見到倒計時牌——“距離《如夢晉陽》正式演出倒計時2天!”每個工作人員都是小跑前進。其實,這只是幕后工作人員的狀態,到了演員們的候場區域,那才如戰場一般。大廳中央堆放著大型的道具,有晉祠鐵人、鳳凰等造型,看起來很有氣魄,而道具師們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道具的整修和維護。一名道具師告訴山西晚報記者,“劇中的道具多達200多件,其中有32件大型道具。這幾天彩排就和正式演出一樣,所以我們每天都要檢查道具,看看有沒有破損,哪些需要調整,力求首演時完美亮相。”

雖說《如夢晉陽》在水幕中表演只有50分鐘,但幕后服務者達百人以上。每個部門都自成體系,隨時待命。你瞧,在服裝間里,服裝師們的工作就是修補演出服,比如上面的珠花、鉚釘掉了,都要及時縫制上去。“從觀眾席到舞臺中央相隔一百米,再加上夜晚昏暗,觀眾怎么能看到衣服上有這些小毛病?”面對山西晚報記者提出的問題,服裝師說了,“可是演員知道,我們知道啊!如果不及時修正,小毛病會成為大毛病。再加上一個小小的破損就會影響演員的表演,這會影響整臺演出質量。”

從道具組到服裝組,再到化妝組,這些幕后的工作人員留給山西晚報記者的第一印象就是追求完美,在他們看來,只要是涉及到演出,絕對沒有事大事小一說,凡事就要做到極致和完美,這樣才能對得起觀眾。

寒冷、濕滑是排練中的最大困難 但沒有一個演員叫苦叫累

大家都知道,舞蹈演員苦,尤其是在練習各種高難度的舞段時,是對人類身體極限的一種挑戰。作為享譽國內的知名舞團,山西藝術職業學院的山西華晉舞劇團,憑借舞劇《一把酸棗》《粉墨春秋》南征北戰,鍛煉了一支優秀的舞蹈隊伍,但此次接受《如夢晉陽》的演出活動后才發現,這是一場有別于舞臺劇的演出,充滿未知和挑戰,甚至暗藏危險。

在候場區域,山西華晉舞劇團黨委書記劉文正在有條不紊地布置當晚的排練事項,從今年1月份接到排練任務開始,他已陪伴演員們度過無數個不眠之夜。“我們是1月份接到演出任務的,大家都知道是戶外的實景演出,可具體在什么環境中演,需要配合什么樣的舞美、道具等等,都不清楚。”今年4月底,華晉舞劇團進駐晉陽湖劇場,面對偌大的晉陽湖,演員們都蒙了,這要怎么演呢?從觀眾席上望去,那是碧波蕩漾的一池湖水,卻暗藏玄機,演出的舞臺距離水面僅有5—6厘米,這就意味著舞蹈演員們需要在水中翩翩起舞。

水中起舞,浪花四濺,是不是聽起來很美?其實不然。擺在演員們面前的最大困難有兩個,寒冷、濕滑。“因為第一次接觸水中舞蹈,演員們跳舞時一不小心腳下就會打滑。再加上晚上演出視線不好,相繼有演員在彩排時落入水中,危險性極大。今年天氣比較反常,大家在水中一練就是一晚上,經常被凍得瑟瑟發抖。”為了表演效果,晉陽湖內安裝了很多噴泉,再加上水幕效果,演員們只要站在舞臺上,不出幾分鐘,身上就全被湖水打濕了,“5月初,那簡直是最難熬的時候。身上是濕漉漉的,還刮著大風,最后演員們就穿著羽絨服套著雨衣演出,這應該是舞團成立以來,最有挑戰性的一場演出了。”作為舞團的“大家長”,提起這些過往,劉文的言語中滿是心疼。探班當晚,室外溫度已經高達27攝氏度,人們穿著短袖,可剛剛從水面舞臺返回后臺的群演們,卻趕緊披上了薄棉衣,抱起暖手爐。

演出雖苦,但在山西晚報記者采訪過程中,沒有一個演員叫苦叫累。就像劇中群演,山西藝術職業學院2016級舞蹈專業的侯歡說的那樣,“這是太原市的首個實景演出項目,我們能夠參演,特別自豪,我爸媽也以我為傲呢。不管什么樣的舞臺,能站在那里就是勝利,我很高興自己能為夢想堅持。”

“跋山涉水”中磨練精品 后臺的太多瞬間讓人感動

除了在水中舞蹈之外,《如夢晉陽》還有一個最大的亮點,就是在尾聲階段,男主角會登上高達80多米的升降舞臺,蘊意著從古時的晉陽城穿越到現代的龍城大都市。此時的男主角就像導游和引領者一樣,需要從容不迫地帶領觀眾走進現代,走入未來。劇中,演員攀升的過程,是通過吊威亞來實現的,所以大家打趣地稱,這是一場“跋山涉水”的演出。

吊威亞的演員名叫白常亮,舞臺上的他很是大膽,通過吊威亞“漫步”在空中,緩緩登上升降舞臺的頂端。在接受山西晚報記者采訪時,他卻很靦腆,因為威亞的鋼絲繩需要拴在他的腰部和大腿根部,部位比較隱私,再加上每天吊2個小時威亞,大腿根處都磨出了很多水泡,他卻從沒好意思跟任何人談起。“剛開始都挺難的。尤其是攀爬的那個動作,對演員的軟開度要求很高,觀眾看起來我就是大跨步地在走,其實我走的每一步就跟劈叉一樣。”從水面爬到升降舞臺最頂端,白常亮基本上要跨50多步,久而久之身上的水泡好了磨,磨了好,一個多月下來磨成了一層層的死皮,用他的話說,“已經百毒不侵了”。

關于《如夢晉陽》,每個演員都有一部“苦淚史”。第一個從舞臺跌入晉陽湖的,就是男主角張飛,幸虧他會游泳及時從水里“逃”了出來;女主角龍若男,在舞臺上亮相的時間長達30多分鐘,這就意味著一整晚都穿著濕漉漉的衣服在跳舞,而且還沒有任何的防水設施。

探班中,山西晚報記者們也捕捉到了太多感人的瞬間。化妝間里,女演員一邊化妝,一邊抽空吃口飯;排練廳,男演員們穿著雨鞋席地而臥,抓緊時間休息一會兒,等導演組一號令就要迅速進入“備戰狀態”;演出結束后,群演們濕漉漉的裙子,和裙擺處豆大的水滴,滴在地板上像是一曲鳴奏曲;那個被演員們戲稱為“曬鞋會”的房間里,永遠擺放著的都是一雙雙被打濕的舞鞋,兩個大功率的風扇在不停地工作著……

你看到的,是光鮮亮麗的演出,耀眼奪目的劇目,但看不到的,則是一批又一批文化工作者的貢獻。這是他們對藝術的熱愛,更是對《如夢晉陽》的熱愛——因為,它講述的是太原建城2500年的歷史故事,那是屬于龍城人的文化自信。

掃描上面二維碼
手機看資訊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山西房地產門戶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加入城市買房砍價群,實時討論購房熱點話題

關注公眾號
獲取樓盤信息
添加給利姐
進群聊房

加入買房砍價群

  • 討論購房話題
  • 你問我答
  • 專業講解
  • 全面分析

熱門樓盤

更多特色樓盤

牛仔和外星人蜂鸟